华南植物园里柔软的诗意


时间:2012/12/19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晴空一鹤(旅游达人) 点击次数:9058
前段时间,跑到华南植物园去游玩。植物园里有个澳洲植物园,在这个澳洲植物园里,我看到了澳洲很本土的植物“美人腿”尤加利树,开得白莹莹、成片成堆成云的米粒花,还有澳洲松树。之所以对这几种植物印象深刻,是因为前几年我到澳大利亚旅游,在墨尔本皇家植物园里曾经与它们有过零距离的接触。

华南植物园里的“美人腿”尤加利树、白莹莹的米粒花,其样子、姿态,与澳大利亚本土的尤加利树、米粒花相比,差不了多少,唯一不同的是,墨尔本皇家植物园里的尤加利树和米粒花,都是成片成林的,非常壮观,大气;而我们植物园里的则是一小片一小堆。那感觉,就好像大家闺秀与小家碧玉的区别,大家闺秀毕竟是大家闺秀,其气度不是那么容易移植的,就算移植了形,那神注定也还是有所欠缺的。

至于华南植物园里的松树,其样子、姿态都与墨尔本皇家植物园里的松树有一定距离。华南植物园里的澳洲松树长得并不怎么高大,估计是种植年轮不久的缘故吧。但给我感觉,差别最大的应该还是在叶子上。对于这松树的叶子,估计大家印象都非常深刻,细长似针,叶子是翠绿色的时候,微微的有点刺人;叶子从翠绿色变成了深绿色,如果用手摸摸,就有点扎人了;等到叶子的颜色从深绿色变成黑绿色,用手摸着,就会感到像针扎一样的痛。我记得小时候,我们那里的小孩一怄气,就常常喜欢把松树叶子当成“锋利”的武器,互相扎对方的手呢。

但此刻,我却特地“大胆”地用手摸了摸华南植物园里的澳洲松树枝上那些已经变成墨绿色的细长似针的叶子,感觉虽然还有点点刺人,但比之中国本土的松树叶子来说,已经算是柔软了许多了。但与我在澳洲本土接触到的松树的叶子来说,那柔软度就差老远了。说来,澳洲本土的松树实在是太柔软太柔软了,这便是我敢于大胆触摸华南植物园里的澳洲松树的原因。

我记得游览墨尔本皇家植物园时,见到过很多松树,叶子全都细长似针,那些松树长得都高高大大的,树冠篷蓬松松的,一层层一层层地展开,很密不透风的样子。我当时正站在深绿色的松树下,虽然看着那深绿色的叶子好像也很柔软地低垂着,但因为以前在国内对松树留下的“刺疼”的印象,所以,我并不敢碰松树的叶子。后来,有团友大喊起来:天呀,这松树叶子咋那么柔软的?这么一喊,结果,大家就呼啦啦地蜂拥上前,一摸,真的很柔软呢,感觉就像摸着毛绒绒的毛线似的,好玩极了。我还用这深绿色的松叶编起了辫子来呢,而且,那辫子编得顺顺溜溜的,特好看,完全就像我小时候头上飘动着的柔软长辫子。

当时墨尔本皇家植物园里的松树叶子,不仅有翠绿色的,还有深绿色与黑绿色的。我赶紧又跑到翠绿色、黑绿色的松树前,摸摸松树的叶子,也全都是柔柔软软的。这让我乐坏了,我走到每一种颜色的松树前,都不忘编上一段辫子。手里一边编辫子,心中也仿佛升起了一股股绿莹莹的诗意。说来,生活在广州这个大都市多年的我,编带有乡村气息的辫子早已经成为一种尘封的记忆了。而想不到的是,却在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墨尔本城市,重温到了那种泥土般清纯的编辫子的诗意感觉。

柔软的松树,柔软的诗意,无疑地成为了我游览墨尔本皇家植物园最难忘的记忆。

编辑:张璋 发布时间:2012/12/19 10:05:36

【对该文章发表评论】